欢迎来到商界财经网! logo
商界财经
您的位置:首页>能源 >

兆鑫股份65亿转让子公司收益权解决流动性危机

2019-09-09 16:19:47
兆鑫股份65亿转让子公司收益权解决流动性危机 今年上半年,兆鑫的营业收入达到2.07亿元,同比下降37.93%。相应的净利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同)更为糟糕,为-21814万元,再次陷入亏损。

Zhaoxin的前身是Rainbow Refined。它成立于1995年,并于2008年6月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2016年,它受到内幕交易事件和公司转型的影响。新股。

Zhaoxin Co.Ltd。最初专门从事精细化学品,并于2014年开始转型为光伏产业,新能源等领域。通过涉及兼并和收购的投资,到目前为止,公司的主要业务涉及新能源,精细化学品,可生物降解材料和其他三个部门。

然而,在转型的第四年,2018年,赵新股份的经营业绩突然发生。为此,公司还进行了金融洗浴,固定资产,在建工程,长期股权投资,价值库存,应收账款和商誉等资产折旧,一口气达到2.26亿元,造成亏损当年超过2亿元人民币。

经过11年的上市,赵新股份迎来了历史上最艰难的时期。在今年上半年,虽然装载量很小,但仍无法摆脱因融资成本和光伏发电量下降等因素造成的损失。

存在流动性压力。截至今年6月底,赵新的货币资金仅为5.5亿元,而短期债务则超过2亿元。为应对财务压力,公司将核心子公司的股权收益权转让给东莞信托,获得6.5亿元融资。

值得关注的是,到目前为止,由绍兴的实际控制人陈永棣直接控制的公司股份已被政府冻结,股权质押率已超过90%。受此影响,该公司不仅资金有限,而且还有所有权风险。

转移核心子公司的收益权融资和减压

迅速筹集足够的资金无疑是赵新解决当前流动性危机,成功克服业务困难的首要任务。赵新股份正在为此努力。

9月5日,兆信股份有限公司宣布融资进展情况。经过与东莞信托的20天谈判,公司于9月3日与《股权收益权转让及回购合同》签订了合同。公司通过转让和回购公司全资子公司深圳永胜新能源有限公司的股权收益权,为东莞信托提供融资,有限公司(简称永新新能源)。

具体而言,公司将永新新能源的股权收益权转让给东莞信托,价格为人民币6.5亿元。同时,公司将使用永新新能源及其五家全资子公司(佛山中升)新能100%股权,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圣坤仁和光伏发电,宁夏揭阳中原电力,永新县海鹰新能源,河南协同新能源有限公司作为质押担保,并加入深圳市宝安区十堰镇上述五家全资子公司的24处物业及相关设备均以抵押担保。 3年后,公司需要回购所有股份,回购价格基于回购价格加上年度溢价率18%。

每年18%的溢价率,相对于企业银行贷款不超过7%的利率,融资成本之高显而易见,同时说明兆新股份缺钱的严重程度。财报显示,截至去年底,兆新股份货币资金为0.67亿元,短期借款1.30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09亿元,短期债务为2.39亿元,另外还有0.69亿元长期借款。对比发现,公司已经有不小的偿债压力。

今年6月底,这一状况更为明显。公司货币资金为0.55亿元,长期借款基本上没什么变动,而短期债务为2.10元。此外,公司预付账款只有286.56万元,去年同期为4423.40万元,去年底为3735.10万元,预收账款为1238.46万元,去年同期为1684.72万元,存货与去年同期相比也无明显变化。这些数据表明,公司因为资金不足,预付材料款明显减少,存在延迟甚至是不能交付产品风险。

本次融资转让的永晟新能源系兆新股份核心资产,是承载公司向新能源领域转型的载体,也是其盈利能力最强的资产。今年上半年,永晟新能源实现营业收入1.08亿元,净利润为4512.75万元。将核心资产拿来融资也是迫不得已。截至目前,兆新股份实控人陈永弟直接间接持有公司的股权全部被司法冻结,且股权质押率也高达99%。随着二级市场上股价的不断调整,陈永弟存在被平仓风险。控股股东、实控人的风险,直接影响了兆新股份融资能力。

事实也是如此,2017年底,兆新股份长短期债务为11.56亿元,货币资金为7.45亿元,但从去年开始货币资金及债务锐减,公司未能继续融到资金。

转型四年后业绩变脸

在光伏行业大幅向好之际,转型四年后的兆新股份却颓势难改,依旧未能摆脱亏损的困境。

兆新股份原本主营精细化工,上市之后,经营业绩一直不太理想。2008年,其净利润还有0.36亿元,经过连续三年下降,至2012年,净利润只有697.10万元。2013年,通过收购资产,业绩有所回升,但次年再度大幅下降。

2014年,是兆新股份经营转折点。这一年,公司开始大规模转型。2014年初,公司宣布出资1000万元在深圳前海设立永晟新能源,参与太阳能光伏电站的投资、运营和管理。2015年6月,又宣布以自有资金在北京等15地设立子公司,发展新能源充电设施建设及运营管理、建设和运营充电站商业综合体等核心业务,形成新能源运营生态圈。同时,公司还宣布与招商局资本共同设立50亿新能源产业基金,投资领域为太阳能光伏电站的投资、收购等。

此外,公司还相继将宏旭新能源90%股权、宁夏揭阳中源100%股权、晶盛光伏的100%股权、河南协通100%股权、合肥晟日100%股权和部分债权等多家公司收入囊中,还参股了上海中锂、锦泰钾肥等多家公司。

系列布局后,兆新股份形成了新能源、精细化工、生物降解材料三大类业务。

转型之时,兆新股份经营业绩似乎有所好转。2015年至2017年。其实现的营业收入为5.06亿元、6.36亿元、6.54亿元,小幅增长,但净利润则强劲增长。净利润分别为0.51亿元、1.16亿元、1.5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1.41%、126.31%、32.47%。

然而,2018年,转型第四年,兆新股份遭遇了滑铁卢。不仅营业收入下降至6.04亿元,净利润更是亏损2.04亿元,同比下降232.50%。

公司解释称,受531光伏新政及参股公司盈利未达预期影响,公司年末对固定资产、在建工程、长期股权投资等资产计提减值。四季度,公司融资压力未能缓解,财务费用超出预期等。

同时对固定资产、在建工程、长期股权投资等资产同时计提资产减值,这往往被解读为财务洗澡,以备来年轻装上阵,甚至会有资产转回,以便于扭亏为盈。

然而,今年上半年,在国内多数光伏企业业绩大幅增长之际,兆新股份依旧未能抓住机遇,延续亏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