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商界财经网! logo
商界财经
您的位置:首页>期货 >

波罗的海指数迈向历史低点 澳元巴西雷亚尔泥沙俱下

2020-02-12 12:00:57
波罗的海指数迈向历史低点 澳元巴西雷亚尔泥沙俱下 行情图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原标题:蝴蝶效应!波罗的海指数迈向历史低点,澳元巴西雷亚尔泥沙俱下

  船运业需求持续低迷打压波罗的海指数,两大矿业巨头巴西和澳大利亚经济也面临考验。

  船运业的寒冬还未远去,今年以来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BDI)雪崩式下跌仍在继续,且尚未出现短期见底的迹象。与此同时,巴西、澳大利亚两大矿业巨头经济也面临重大挑战,两国货币纷纷刷新多年低位。

  波罗的海指数深陷泥潭

  海运市场的景气程度与世界经济的波动密切相关,一般像粮食、铁矿石、煤炭等以散装形式处理和运输的货物和原材料,需要通过船只漂洋过海才能完成交接工作。

  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反映着世界几条主要航线的即期运费变化,包含Capesize(海岬型/好望角型)、Panamax(巴拿马型)、Supramax(超灵便型)三种船型运价。其中好望角型船只载重量17-18万吨,主要用于铁矿石和煤炭等工业物资的长途运输,巴拿马型船只载重量在6-8万吨,主要运输谷物和糖等民生物资,超灵便型船只载重量在5-6万吨,主要运输谷物、化肥、水泥等产品。

\

  自去年9月刷新触及近十年新高2518点后,波罗的海指数便呈现雪崩式的下跌走势,截至11日收盘,该指数报418点,区间累计下跌85%,此前该指数的最低纪录是在2016年2月创造的219点,如今看起来并非遥不可及。好望角型船运价指数此前已出现连续42个交易日回调的走势,跌至-214点,日均收益2588美元,相当于十年前保本价的1/4,巴西、澳大利亚铁矿石航线需求萎缩让该船型报价持续走弱。

  波罗的海国际航运公会(BIMCO)首席航运分析师桑德(Peter Sand)表示,多重因素推动了近期波罗的海指数的重挫,首先,季节性需求疲软,每年年初航运需求处于阶段低位。第二,巴西的铁矿石产区遭受洪灾,出口面临严重影响,而澳大利亚地区船只过多,引发供需失衡进一步加剧。第三,新冠肺炎对经济前景可能的冲击也抑制干散货进口量和现货运价。

  国际海事组织(IMO)的燃料新政也是重要因素,这是数十年来石油和航运业的最大一次调整,今年1月起,针对所有没有废气洗涤器的船舶,都要求必须从较便宜的3.5%硫燃料转换为较昂贵的0.1-0.5%硫燃料。北极证券(Arctic Securities)分析师林海姆(Jo Ringheim)表示,燃油成本增加让船东难以盈利,进而使得市场环境持续恶化。

  澳元跌至十年低位

  本周澳元/美元盘中触及0.6658,创2009年3月以来新低。投资者担心,澳大利亚出口会因为国际公共卫生事件受到影响,进而冲击本国经济。今年以来,商品货币澳元已经累计贬值4.9%,是全球表现最差的货币之一。

  近期大宗商品整体表现低迷,国际油价已经较1月初高点下跌近22%,进入熊市区间。而与澳大利亚出口密切相关的铜及铁矿石价格也震荡走低,其中品位62%的铁矿石期货已经跌至去年1月以来新低,近两周下跌近11%,据知情人士透露,必和必拓正在与中国贸易商讨论延迟铜精矿发货。

  受避险情绪影响,澳大利亚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一年内已下跌近一半,降至1%左右,表明投资者预期增长放缓,已经处于历史低位的利率有望继续下调。上周澳洲联储召开议息会议,维持利率不变。澳洲联储主席洛威(Philip Lowe)表示,澳大利亚经济整体表现良好,较长时间保持低利率是合理的。不过低利率已对澳元构成下行压力,同时提振资产价格。将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山火和疫情将在短期内抑制经济增长。

\

  安普资本(AMP Capital)首席经济学家奥利弗(Shane Oliver)表示,澳大利亚是受大宗商品需求、旅游业和教育需求潜在冲击最大的发达国家。鉴于潜在经济衰退下行的风险增加,可能导致澳元在未来几周内跌至0.60美元或更低。

  西太平洋银行高级外汇策略师卡洛(Sean Callow)表示,澳洲联储未来宽松的预期被强化,可能在4月和8月分别降息一次。对未来经济的担忧可能导致消费支出萎缩、企业信心低迷、以及观光客人数的下降等问题,预期将会导致澳洲的GDP增长率的影响在0.5-1%。

  巴西雷亚尔创历史新低

  巴西央行上周宣布降息25个基点,至纪录低点4.25%,同时明确表示本轮宽松周期结束。然而已经连跌六周巴西雷亚尔依然没有止住颓势,10日雷亚尔/美元触及4.3274,创历史新低,市场担心因铁矿石出口下滑将冲击南美最大经济体脆弱的经济。

  巴西官方似乎对雷亚尔走弱并不担心,该国经济部长格德斯(Paulo Guedes)上月20日表示,他对低利率和相对较弱的雷亚尔感到满意,“这是一个新的常态,但并不意味着雷亚尔的汇率会一直在4的上方。”从那以后,美元兑雷亚尔的报价持续高于这一水平线。

  德国商业银行外汇分析师黑格(Na Park Heger)表示,市场正在测试央行入场干预的底线。低利率可能成为负担,目前巴西的实际利率已“接近于零”,短期汇率进一步下行的风险有限,随着下半年养老金改革计划生效,雷亚尔有望企稳回升。

  通胀迅速走低则显示出经济的潜在风险。1月巴西通胀率降至0.21%,创1994年以来最小涨幅。花旗银行高级外汇分析师威勒(Dirk Willer)在研报中指出,巴西央行暂停降息的信号原本对雷亚尔是利好,但低通胀显然影响了市场情绪,资金开始流向美元,进而对巴西的资产形成抛压。在经济下行压力下,雷亚尔原先高收益货币的吸引力正在大幅下降,套利交易的空间减小也让抛售的成本更低,让外资进一步远离巴西。

责任编辑:张瑶